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法國文人相輕史

法國文人相輕史

出版社: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2018-10-01
開本: 32開 頁數: 322
讀者評分:5分3條評論
本類榜單:傳記銷量榜
中 圖 價:¥37.0(7.7折) 定價:¥4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暫時缺貨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本類五星書更多>

法國文人相輕史 版權信息

  • ISBN:9787570205493
  • 條形碼:9787570205493 ; 978-7-5702-0549-3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法國文人相輕史 內容簡介

  《法國文人相輕史》是一部講述法國文人之間錯綜復雜關系的傳記,講述19世紀法國文壇鼎盛時期文人與大作背后的故事。作者遍覽并大量征引了法國作家的著作、回憶錄、書信、日記等史料,梳理了19世紀法國文人趣史,很多璀璨的世界名著竟是相輕的遺產。
  《法國文人相輕史》原著副書名為“從夏多布里昂到普魯斯特”,以貌似八卦、實則嚴肅的態度梳理了法國文人在情場、友誼、流派觀點、利益沖突、政治立場等方面的逸聞——梅里美愛上了司湯達的情人“藍夫人”,龔古爾與左拉因妒生恨,巴爾扎克由于對圣勃夫《情欲》的仇恨寫出了《幽谷百合》,左拉寫信公開抨擊雨果的浪漫主義,龔古爾兄弟公開嘲諷福樓拜,雨果、大仲馬、維尼三大浪漫主義劇作家在巴黎戲劇界掀起了一場大對決,夏多布里昂、繆塞無情地阻撓年輕作家的成長,巴爾扎克容忍不了歐仁·蘇的小說比自己的暢銷,都德安排莫泊桑的戲劇演出結果搞砸了,梅里美與雨果因不同的政治主張展開了激烈探討……這些典故構成了一部另類文學史。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至今依然。書中的真實故事會令今天的讀者會心一笑,本書不僅帶我們領略19世紀法國文人的性情,我們也從他們的身上看到當今世界文壇的影子。

法國文人相輕史 目錄

前言 / 1


**章動蕩的三角關系 / 001


第二章玩弄文人的女人 / 027


第三章他人的成就 / 061


第四章明天上頭版 / 077


第五章今晚在劇院 / 089


第六章戰斗的神經 / 100


第七章成為和已經成為 / 111


第八章入選法蘭西學術院 / 124


第九章參與政治 / 170


第十章神圣的仇恨 / 207


第十一章傲慢與虛榮 / 225


第十二章文人的怪癖 / 238


第十三章派別之爭 / 259


第十四章內部爭斗 / 278


結束語 / 298


感謝 / 303


附錄 / 304



展開全部

法國文人相輕史 節選

文人之間有一種相互依存的關系,這是亙古不變的鐵律。荷馬寫出《奧德賽》,就是為了超越《伊里亞特》。而超越正是巴爾扎克在1834年讀完圣勃夫的《情欲》后萌生的念頭。他確實采取了行動—把《情欲》的情節加以改編,創作出自己的代表作之一《幽谷百合》。根據不太喜歡巴爾扎克的阿塞納·烏賽的說法,巴爾扎克不是一個任人欺負的角色:“(巴爾扎克)自認為有消滅敵人的天賦。當時,他的很多敵人都被他置于死地,只是時間上有早有晚。他從來不會手下留情。他從不嫉恨女人,對男人卻毫不客氣,尤其是那些不承認他有才華的“偽文人”。他*恨的敵人之一就是圣勃夫。”
  他們之間的仇恨起源于一起文學沖突。我們知道圣勃夫于1834年7月通過出版商朗迪埃爾發表了小說《情欲》。這是一部根據他和阿黛爾·雨果的感情糾葛創作的作品。主人公阿莫里放縱無度,但在已婚的庫阿埃納夫人純潔的愛情感化下開始悔過自新。庫阿埃納夫人在臨死之前的懺悔中透露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她對阿莫里的愛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情欲,而并非阿莫里認為的柏拉圖式的精神之戀。
  巴爾扎克看到《情欲》時,圣勃夫恰好剛在《兩個世界評論》上發表了一篇批評他的文章,巴爾扎克當然不會欣賞這部作品。在巴爾扎克看來,小說中任何有價值的元素,無論是文筆、結構,還是矯揉造作的人物,都有待改進。巴爾扎克并不只是評價一下而已,他還要借《情欲》教訓圣勃夫一番。還有比重寫對手的小說更大的侮辱嗎?“我要報復,我要重寫《情欲》!”巴爾扎克在儒勒·桑多面前大叫道。隨后,他還說出那句我們在上文引用過的話:“我要用我的筆刺穿他的身體!”
  沒過多久,巴爾扎克將想法付諸實施。正是由于巴爾扎克對圣勃夫的仇恨,我們才能有幸讀到1836年出版的名著《幽谷百合》。小說中,年輕的費利克斯·德·旺德奈斯愛上了充滿母性魅力的莫瑟夫公爵夫人,但遭到她的拒絕。在小說結尾,莫瑟夫夫人在遺書中袒露她瘋狂地愛著費利克斯。實際上,巴爾扎克在小說中加入很多自己年輕時的經歷和回憶,因此這部名著已經和《情欲》沒有太大關系。但我們依然可以料到,圣勃夫大喊巴爾扎克在抄襲自己的作品。此外,圣勃夫清楚地意識到《幽谷百合》的文學成就超過了自己的作品,這讓他的虛榮心受到更大傷害。當看到巴爾扎克的小說也遭到批評時,他才稍感安慰—一些報紙刊登了模仿《幽谷百合》的諷刺作品,如《山間晚香玉》,原本就有點滑稽的費利克斯被戲稱為“丑陋的費利克斯”。
  1839年9月,巴爾扎克和圣勃夫再次發生齟齬。圣勃夫發表名為《工業文學》的評論文章,批評文學越來越商業化。他認為1830年的革命導致各種思想體系崩潰,作家變得唯利是圖,只知道用掙錢多少來衡量一個作家的才華。文章*后痛斥“著作權惡魔”,這其實在暗指巴爾扎克,因為他剛成立一個作家協會并自任主席,協會的宗旨即保護知識產權和著作權。巴爾扎克通過《兩個世界評論》做出回應。1840年3月1日,圣勃夫再次挑起事端,發表《十年后的文學》。這篇文章導致圣勃夫和維尼關系決裂,對此下文將有詳述。文章認為巴爾扎克“盡管已經發表過50部小說”,但文風冗長,筆鋒也不夠犀利,“雖然可能還會發表50部小說,但早已該退出文壇。”按照圣勃夫的說法,1840年以后的巴爾扎克已是江郎才盡。然而事實是巴爾扎克后來又創作了很多杰作,尤其是1846年的《貝姨》!
  就在那一年,圣勃夫發表歷史文學巨著《波爾·羅亞爾修道院史》**部分,巴爾扎克隨即對其展開猛烈攻擊:“S.B.先生居然企圖再現如此無聊的事,真讓人驚訝??我謹請這位異常固執的荷蘭人給《波爾·羅亞爾修道院史》找出哪怕一絲趣味、一條敘述線索、一點意義??”
  1841年,一件看似無關緊要的事暴露出圣勃夫對巴爾扎克深深的敵意—拒絕瑪麗·達古特的晚宴邀請。達古特沙龍的客人大多是音樂家和作家,社會名流們對她組織的宴會趨之若鶩。圣勃夫拒絕的原因是雨果和巴爾扎克也在邀請之列。作家對文壇里的氣氛總是異常敏感,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態都可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和許多議論。拒絕邀請可以說是太無禮了!圣勃夫寫信向達古特道歉,他把巴爾扎克稱作《人間喜劇》中有名的殺人犯沃特蘭,表示“共進晚餐和簡單的見面不同,那意味著還要跟他握手,向他承認錯誤,承諾自己已經糾正了錯誤”。“原諒?原諒之前的一切?我可沒有這么好說話,也不是如此虔誠的教徒。”
  可以看出,圣勃夫字里行間帶著諷刺,他對自己小小的冒犯之舉頗感得意。晚餐還沒有舉行,他已經陶醉在自己挑起的事端中,知道自己將成為晚餐討論的主題。據他猜測,邀請他的另一層意思也許是達古特天真地想讓他和仇敵和好?
  想讓自己偃旗息鼓?這種冒險的事可不能干!他花了那么長時間經營自己的仇恨,絕不會和敵人和好。為什么要和好呢?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成為巴爾扎克的敵人,而且是全世界公認的敵人!
  總之,文學界的仇恨不可小覷,它可以曠日持久。成為著名作家的敵人也就意味著譜寫了自己的人生傳奇。圣勃夫是這樣理解文學評論家的角色的:“每個評論家都有自己偏愛的獵物,他會撲上去將獵物撕咬成碎片??而我偏愛巴爾扎克。”獵物可以成就獵人。直到1850年巴爾扎克辭世,這場爭斗才因主角缺席而不得不宣告結束。圣勃夫也終于為《幽谷百合》的作者做出公正評價,承認了他的才華。但在巴爾扎克生前他一直拒絕這樣做。

法國文人相輕史 作者簡介

  安娜·博凱爾和艾蒂安·克恩均為法國高等師校畢業生,擁有文科專業教師資格,現分別任教于巴黎四大和巴黎某中學。另合著有《法國文人親屬史——從巴爾扎克到瑪格麗特·杜拉斯》(Flammarion,2010)。

商品評論(3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