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最后的北洋三雄

最后的北洋三雄:張作霖、吳佩孚、孫傳芳殞命秘聞

打破傳統觀念中北洋軍閥的籠統評介,描寫了一批錚錚男兒,民族楷模,呈現出一個多彩的北洋。

作者:康狄 著
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時間:2012-01-01
開本: 16開 頁數: 208頁
讀者評分:4.6分16條評論
排名:傳記銷量榜 20
中 圖 價:¥7.2(3.0折) 定價:¥24.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最后的北洋三雄 版權信息

  • ISBN:9787501242108
  • 條形碼:9787501242108 ; 978-7-5012-4210-8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最后的北洋三雄 內容簡介

  歷史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多菱鏡與萬花筒。我們看到什么樣的歷史圖像,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我們是不是色盲!《*后的北洋三雄:張作霖、吳佩孚、孫傳芳殞命秘聞》呈現了一個多彩的北洋。北洋軍閥中,同樣有錚錚男兒,同樣有憂國漢子,同樣有民族楷模,同樣有高尚長者。

最后的北洋三雄 目錄

前言

序言

梟雄之死

 北洋政府末代元首張作霖殞命皇姑屯

 梟雄的一生

 沒有“王牌”可出

 玩弄日本人于股掌之間

 “東方會議”為“去張”定調

 掐著脖子要好處

 回去之前

 回去路上

 在皇姑屯下毒手

 日本人嫁禍南方革命軍

 被炸后的東北

 雙方的調查
展開全部

最后的北洋三雄 節選

序言
三場刺殺,北洋軍閥時代的落幕
這本書是無心捅柳的成果,雖無心卻也傾注了我很多的心力,也帶給我很多的體味和收獲。
季我努學社創作的《臥底:解密“余則成”們的潛伏檔案》一書在世界知識出版社付梓之后,受到了市場的歡迎和讀者的肯定,我的好友世知社1934工作室主任胡孝文希望我們再接再厲,寫作《臥底》的姊妹篇,因此,就有了《刺客:解密“風聲傳奇”背后的刺殺故事》一書的問世。
如果說《臥底》還沒有完全地貫徹季我努學社“揭露日本戰爭罪行、謳歌中華民族的脊梁、為國內的二戰史研究作貢獻”的宗旨的話,這一宗旨在《刺客》一書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我在《刺客》一書中選取的刺殺大案,都是刺殺漢奸、日寇的,或者說是被日寇刺殺的中國政要事件。在《刺客》一書中,北洋軍閥*后的三巨頭張作霖、吳佩孚、孫傳芳的刺殺故事,都是由我操刀完成的。由于本人寫作喜歡搜集盡量多的材料,寫著寫著,我就發現自己越寫越多。單單這三個人的故事就可以構成一本書了,所以就有了這樣一本專門論述北洋政府*后的軍閥巨頭死因的書。
我之所以將這三位北洋巨頭的撰寫任務留給自己,是有原因的。
一來是我對于近代軍閥史比較酷愛,無論是像張作霖、吳佩孚、孫傳芳等進人**梯隊的大軍閥,還是像割據膠東的劉珍年、在河南內鄉一帶稱王稱霸的別廷芳等小軍閥,都有一定的積累,史料上不是太生疏。
或許,以后我會專門寫一本軍閥列傳,從掌握國家權柄或數省地盤的諸如袁世凱、段祺瑞、馮國璋、張作霖、蔣中正、馮玉祥、李宗仁等頭等軍閥,寫到諸如劉湘、楊森、李景林、張宗昌、陳樹藩等掌握一省,至多兩省地盤的次等軍閥,再寫到李家鈺、井岳秀、劉珍年、別廷芳等掌握一省部分地盤,甚至只有幾個縣的小軍閥。
中國近代的軍閥史,異彩紛呈,陳志讓先生在《軍紳政權》一書中,對他們的群像,曾有過粗線條的勾勒。這個群體,有很多的共性,比如都想爭地盤、擴充部隊以保留權位;也有很多的個性人物,比如為讀者熟知的姨太太成群的直魯聯軍總司令張宗昌,東陵大盜孫殿英等,其實像他們這樣的人物,或者這些曾經主導過中國發展走向的群體的個性語言和傳說不勝枚舉。
本書秉持的寫作態度是“還歷史以真實,還生命以過程”,希望能夠寫出這三位軍閥巨頭的血肉,而不是僅僅給讀者一個印象的骨架。因此,在本書中,讀者可以看到這_一位末代北洋軍閥巨頭膾炙人口的經典故事,也能夠看到他們鮮為人知的真性情的一面。
二來,這三位在當權或是下野之后,都受到過日本人的威逼利誘,但他們都算是站穩了腳跟。對于將日本人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張作霖、誓死不出山充當日本人傀儡的吳佩孚的民族氣節,我比較景仰,在民族大義上面,他們基本上沒怎么動搖。而五省聯帥孫傳芳正是因為要躲避各種勢力的政治紛擾,才潛心禮佛,希望在化外尋求心靈的安寧,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在內心放下屠刀,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我經過多方尋找,都沒有找到確鑿的他想要充當漢奸的證據,我曾就孫傳芳是不是漢奸這個問題專門請教近代軍政人物的研究專家蘇全有教授,他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我在這里說的是總體,希望不要有讀者與我來計較他們在細枝末節上所謂“親日”的行徑,出于生存或者擴充實力的考慮,面對日本這個虎視眈眈的聲稱隨時愿意援助的“強援”,他們或許會做出一些妥協。在這一點上,可能吳佩孚做得更加無可挑剔,因為態度比較堅決,他號稱自己是“三不將軍”:畢生不出國,不人租界,不借外債。他雖然請日本軍事顧問,卻從來沒有經由顧問這條線,而與日本侵略分子勾勾搭搭。而說張作霖這個奉系軍閥的首領不“親日”,很多讀者肯定要和我展開辯論,原因很簡單——奉系軍閥就是依靠日本起家的。這一點說得不錯,也是事實,可是依靠日本起家,未必等同于愿意充當日本人的傀儡。利用日本人的力量壯大自己,再利用壯大的力量來抵制日本人,這正是張作霖在奉系當家的年頭里做的事情。很多讀者認可東北大部淪陷后,堅持抗戰的馬占山將軍是“民族英雄”,甚至捍衛他,絕沒有因為他曾經詐降日本人,騙取武器彈藥之后,又反戈一擊,而詬病他。張作霖在對待日本的態度上,和馬占山有很大的相似之處。讀者在本書中可以看到,張作霖在陳述自己對待日本的態度的時候,會有很多樸實的表達,這些表達會讓每一個國人熱血沸騰。正是因為張作霖不肯讓渡國家利益,讓日本人侵蝕中國主權的陰謀得逞,日本激進派勢力才會在皇姑屯布下死陣,奪去他的生命。我想姑妄大膽地說一句,如果讓張作霖活到1931年,也許日本人不敢發動“九·一八”事變。張學良少帥雖然在“東北易幟”和“西安事變”兩件大事上堪稱民族英雄,可是與他的父親相比,在維護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方面,他還差很多很多。
孫傳芳在名義上雖然從未做過北洋軍閥的*高首領,他不像張作霖出任安國軍總司令成為北洋政府的末代元首,也不像吳佩孚出任十四省討賊聯軍總司令,成為事實上的直系的老大,他只當到“五省聯軍總司令”,名義上還歸吳佩孚和張作霖管過。但是,事實上,他的五省聯軍體系已經是直系勢力*后的回光返照,其部隊實力之強大,足以與扯虎皮當大旗的吳佩孚分庭抗禮,孫傳芳也是有著問鼎中央政權的野心的。由于北伐來得太快,他迅速失敗,所有才沒有過多地向中央政權伸出觸角。從這個角度來說,孫傳芳躋身北洋軍閥末代j巨頭行列是理所應當的。孫傳芳和張作霖、吳佩孚不一樣,不是死于日本人之手,而是死于他在爭霸過程中殺害的俘將施從濱之女施劍翹的槍下。因此,他的被刺案件充滿著“孝女復仇”的傳奇味道。我只是依舊史料,還原他被刺殺的整個過程,至于他是不是死于政治謀殺,還有待于新史料的發現。
在《臥底》一書中,我搜集了大量關于李克農的材料,寫著寫著,我發現我對克公越來越崇敬,我認為,克公就是情報戰線上的周總理。哲學界有這樣一種說法,研究康德的人,一輩子服膺康德的學說,一旦陷進去了就出不來了。我發現,我有同感。我從來都不否認自己是一個“筆端常帶感情”的寫作者,隨著對張作霖、吳佩孚了解的深入,對于他們對付日本人的手段,我是非常欣賞的。張作霖出身胡匪,是一個老練的謀略家,而吳佩孚則有寧死不降的錚錚鐵骨。我不能說自己有多么客觀,因為只要是與日本侵略者對著干的團體和個人,只要他們在國家利益和民族大義方面不喪失立場,在我心中總能獲得比較好的評價,作為抗日英雄,我欣賞他們的硬氣!
在民國的亂世之中,能夠作為頂級軍閥在中國軍界和政壇屹立不倒,是需要相當手腕和實力的。在北洋*后的三雄中,張作霖是*具梟雄氣質的人,在不失立場的前提下精于算計、毫不教條,隨時準備與異己勢力妥協,以保持和擴大自己的權力;秀才出身的吳佩孚則顯得文人氣質十足,遵循他服膺的“吾善養吾浩然之氣”的儒家傳統,寧折不彎,書生意氣,顯得略為刻板,他的這種刻板讓他丟掉了地盤,也讓他被日本人暗害;而有“笑面虎”之稱的孫傳芳也許是北洋三雄中*為陰鷙的人,卻也不時袒露出真性情,在其洋洋得意之時,殺伐果斷,不搞劉備那一套虛偽的納降招數,可是暴發戶的心態,*后也要了他的命。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的時候,天下英雄都不入曹孟德的法眼,梟雄曹操雖狡詐,卻不虛偽,在我看來,假仁假義的劉備根本稱不上英雄,關羽才更具英雄氣質。
英雄也好,梟雄也罷!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間,決不可庸碌無為,狗茍蠅營,度過一生。對于張作霖、吳佩孚、孫傳芳這三位北洋軍閥末代的_一巨頭,我也不想作過多的評價,還是留給讀者朋友去體味吧!
康狄
2011年7月10日于北京呼家樓

后記
我們一直在路上
這是季我努學社的第4本書。季我努學社自2009年出版《活著回家:巴丹死亡行軍親歷記》(譯著)和《臥底:解密“余則成”們的潛伏檔案》以來,整個2010年都沒有推出新書。一方面原因,在于團隊核心成員工作較忙,另一方面原因,在于有不少時間花在了團隊的組織上面。今年將陸續出版一系列書籍。
2011年的7月3日,季我努學社在國家圖書館召開了**屆常務理事會。會議上通過了季我努學社的章程和出版物試行草案,并確定了學社的口號(務實、團隊、使命、榮譽)、寫作宗旨(揭露日本戰爭暴行,謳歌中華民族的脊梁,為國內的二戰史研究積累史料)以及寫作態度(還歷史以真實,還生命以過程)。我們還決定創辦我們的電子刊物《鐵流》,以刊登學社成員撰寫和翻譯的抗戰方面的文章。待時機成熟之時,季我努學社將通過開辟多個渠道與讀者交流。季我努學社主張低調做事,做實事,所以不希望有太多外在的事情來干擾我們。
我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雖然是民間身份,但是都有著碩士以上的學歷,受過嚴格的學術訓練。我們希望以后出版的書籍,能夠兼具學術性和可讀性,不僅可以成為學者案頭的參考書,更能夠成為廣大讀者學習抗戰知識的優先選擇。我們將專注于抗日戰爭史料的搜集和整理工作,我們所撰寫和翻譯的歷史,將更多的是軍事史和戰史,而且更多的是史料層面的東西。抗戰史將是我們研究的重點,不過我們還將關注晚清至民國期間外國列強的侵華戰爭,以及抗美援朝戰爭。
中國的軍事史研究是學界的弱項,大陸地方的學者和專家寫作軍事史往往因為缺乏必要的軍事常識而使論著顯得空洞籠統,充滿教材式的語言,而大陸軍隊的專家和學者很少研究中共軍隊以外的戰史,地方和軍隊系統的專家和學者之間的互動并不是很多。而我們認為,某些作家是不適合寫作軍事史作品的,除非他是一個軍迷,有一定的軍事史知識,或者進行過深入的調查和采訪。作家因為缺乏必要的歷史知識和軍事知識,任意揮灑他們的想象,很多作品會讓稍有軍事常識的人啞然失笑。季我努學社的諸多成員都擁有寫作或者翻譯優秀軍史作品的能力。學社有不少成員出身于史學專業、軍事專業、外語專業,在國內外公開發行的報刊上發表的文字都在30萬字以上。因此,我們希望用認真的態度和扎實的成果加強國內軍事史的研究。
季我努學社寫作、翻譯軍事史有以下幾個原則。
季我努學社想寫的是“平民史學”作品。
司馬遷的《史記》被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之所以能獲得如此贊譽,就在于它是一部建立在史實基礎之上的、文筆優美、形象生動的偉大著作。它是我們寫作的樣本,我們想呈現給讀者的歷史是像《史記》那樣“有過程”的真實歷史,而不是重視所謂“作用”、“影響”、“意義”而將過程一筆帶過的歷史,更不是端著一副“學術”架子、晦澀空洞、充斥著一般人看不懂的西方“新學術名詞”的歷史。
我們希望寫出來的是“列傳”、“紀事本末”,還原人物和事件本身,讓讀者可以用心去體驗,用腦去思考,去感受人物的喜悅與彷徨,去檢視事件的偶然與必然。歷史絕不是茶余飯后的談資,歷史絕不是只有“邊角料”可供消遣。歷史追求的永遠是過往的事實真相!
為什么梅蘭芳先生可以蓄胡明志,常香玉女士可以捐贈飛機,因為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戲文的主旋律,唱的是岳武穆的精忠報國。抗戰期間,屈身事敵的知名戲曲大師幾乎沒有。戲曲就是他們的教科書,經他們的口,又去教化社會大眾,讓大眾知道什么是“忠義”。
因此,歷史絕不能成為歷史學家“鎖在閣樓上的小姐”,歷史應該走進大街小巷,成為普通中國人如何維護國格、培養人格的“宣傳員”。我們的歷史書,應該讓普通的中國人看得懂,能夠引起他們的共鳴。從這個角度,我們的口號是“平民史學”,而不是“平民文學”、“平民歷史小說”。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歷史寫得鮮活生動,以加強傳播的效果。
我們要寫的是抗日戰爭史。
我們想糾正一些國人關于抗戰史約定俗稱的說法。抗戰史,應以戰爭史為主體。從事戰爭史研究、寫作的歷史文學工作者,應該具備基本的軍事常識。關于抗戰,國內有很多錯誤的說法,或者說片面的說法。*常見的有兩個,一個是日軍裝備精良,甚至有人將日軍形容成“武裝到牙齒”的軍隊。還有一個說法,日本軍隊能以少勝多,一個聯隊(團)可以打中央軍的一個師,而對付雜牌軍的一個師只要一個大隊(營)就可以了。我不是軍事專家,只是一個對軍事很感興趣的軍迷,在這里用點筆墨,把這兩個問題講一講。
先講**個,日軍裝備精良,到底怎么個精良法?很多歷史學家、作家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主要還是對裝備缺乏了解。事實上,在二戰期間,日本海軍還算得上是世界一流,日本陸軍的裝備水平,與西方國家比起來,連個二流都算不上。就是與國民黨正規軍比起來,日軍的輕武器上也占不到上風。日本軍隊普遍裝備的輕武器,比如國人熟知的日本人的手槍“王八盒子”、步槍“三八大蓋”、輕機槍“歪把子”、重機槍“九二式”跟中國軍隊主要裝備的“二十響”毛瑟手槍、“中正式”步槍、捷克式輕機槍(zB26)、馬克沁重機槍相比,基本上都占不到便宜。“王八盒子”彈容量小,故障率高;“三八大蓋”,口徑小,殺傷力弱;“歪把子”的彈匣很怪,供彈經常出問題,射擊穩定性差;“九二式”采用風冷式結構,重量達到55_3公斤,是二戰中*重的重機槍。日本人在重武器上,前期的確占有優勢,主要是他們能夠自己生產、補給。抗戰初期,國軍裝備的火炮,尤其是重炮,大都采自美、蘇、德等國,性能比日本人的好,但是數量少,彈藥補給也成問題,所以發揮不出優勢。實際上,日本人在火力上的*大優勢,還是來自于擲彈筒和迫擊炮,這兩種近戰的火力支援兵器裝備的數量大,對于缺乏火炮支援的中國軍隊來說,是*致命的近戰武器。國民黨空軍也是與日本空軍裝備差距*小的兵種。
很可惜,對于日本裝備與中國軍隊裝備的差異,很多國人并沒有采取一分為二的方法,也許是對軍事常識和軍事歷史的不了解,籠統地概括為“日本裝備先進,中國軍隊裝備低劣”。再多說一點,對于日本裝備的認知錯誤,在我們的抗戰題材的影視作品當中很容易發現。筆者曾在一部在央視一套熱映的抗戰大劇中發現很多明顯的硬傷,日本軍隊統一裝備著馬克沁重機槍。一部香港的電影,日軍竟然擁有一字排開的“伯福斯”山炮,這可是國民黨軍隊的“標志性武器”。還有一部國產電視劇,將日本的“歪把子”機槍當成寶貝。對于“歪把子”機槍這樣的“故障王”,淮海戰役期間的國民黨軍隊絕對不會把它當寶,因為參加淮海戰役的國民黨軍隊,諸多都是精銳,早就實現了全部美式裝備。它甚至不應該出現在國民黨的王牌部隊當中。軍隊用的東西講究的是實用性,誰也不可能扛著花架子打仗、行軍。
說小鬼子可以以一當十的源頭是吹噓“皇軍無敵”的日本人。抗戰初期,由于國民黨正規軍潰退得太厲害,加上戰法又比較死板,戰線被突破,基本上敗局就定了。面對一支沒有戰斗意志的軍隊,鬼子一個聯隊(團)當然可以打敗國民黨中央軍的一個師。這句牛皮話,很快就在中國戰場破了,到了抗戰后期,牛皮筒子到處都是窟窿,話甚至要倒過來說了。別的戰場不說,中國遠征軍發動第二次緬甸戰役的時候,自西往東打的中國駐印軍兩l一個師,把日本的緬甸方面軍(下轄好幾個王牌師團)打得是尸橫遍野、節節敗退,有一支日本部隊為了躲避中國軍隊的追求,鉆進了茫茫林海,打算等遠征軍過去了再出來,誰知道,竟然活活餓死,足足有五六千人。中國駐印軍打日本鬼子,那簡直就是秋風掃落葉,日本的精銳師團就是紙糊的,別提多狼狽。建議我們的文學家多寫寫中國遠征軍,岡為提氣!
國民黨部隊之所以會在抗戰初期一潰千里,主要還是一個士氣問題,不敢和日本人拼命、真干,或者說,敢拼命的將領和部隊太少。日本人能打,*主要的原因不是裝備先進,而是訓練有素,日本人的單兵素質,尤其是射擊的精度,是非常高的。再加上武士道精神和同鄉觀念,日本軍隊是很瘋狂的。在裝備不夠先進的中國軍隊面前,他們的瘋狂,能夠取勝,可是面對裝備真正精良、并有著進取精神的盟國軍隊的時候,他們的瘋狂,只能是自殺,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就是“玉碎”,這種死亡沖鋒,往往是集體行為。
戰爭是“鐵血”的碰撞,是真實的戰力的碰撞。異想天開、夸大其詞,甚至胡說八道,只會給戰爭史的研究制造麻煩。戰爭遵循實力法則,脫離實際的鼓吹,對于國家、軍隊都是一種誤導。季我努學社的不少成員是具有軍事學背景的,我們希望避免上述純粹的臆想。
我們要寫的抗戰史遵循統一史觀的指導。
抗戰史的主流是全國各階層團結在以國民黨、共產黨為首的統一戰線之下,在盟國的支持之下,打日本鬼子。國民黨在正面戰場,共產黨在敵后戰場,都是國家的中流砥柱。真實的抗戰歷史,不是意識形態影響下的分裂的抗戰史,而是中國人對抗日本侵略者的統一的抗戰史。
在這樣一個大的前提之下,一切為國做出過犧牲的武裝力量,無論其歸屬、性質,只要站穩了民族立場,都是可敬的抗日武裝。合作抗戰是澎湃的波濤,偶爾的摩擦,只不過是波濤中的小小漩渦。共御外侮的偉大合作,并不會因為兄弟間偶爾發生的“家務事”而改變性質。
統一的抗戰史觀,并不意味著“一刀切”的方法可以大行其道。抗戰史是復雜的,抗日統一戰線本身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大局的是非觀,不能掩蓋摩擦,更不能掩蓋罪惡。客觀的歷史態度,追求的是真實,要讓一切是是非非、明明白白、真正切切。另外,抗日統一戰線的每一個組成部分也是一個復雜的系統,雖然可以貼上抗日的標簽,但是也應該正視它具體的行動。戰爭是流血的政治,政治就是斗爭加妥協。抗戰史是明暗交替的抗戰史,對抗主體、合作主體之間,都存在著縱橫捭闔。
有合作,也有摩擦,有轟轟烈烈的明里的戰斗,也有不可告人的暗箱操作。一是一,二是二,褒揚,還是貶斥,都應該根據事實來說話。
在此,我拿軍統舉例子。
以戴笠為首的軍統,在抗戰期間極為膨脹,它不僅在國民黨的諜報領域獨占鰲頭,還通過插手警政系統、在敵后戰場建立“忠義救國軍”等游擊隊,擁有了強大的武裝力量。這支力量歷來被譽為“反共的急先鋒”,可是在抗戰中,它也是制裁日寇、漢奸的先鋒。相比較于國民黨其他的特務組織,比如軍統的老對手中統,康澤的別動隊系統等,懲治日寇、漢奸,軍統干得更加出色。我們雖有幾十人,但是水平有限,只能盡力去做,因為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不是僅僅依靠努力就能夠做成的,一手材料的獲得是很大的問題。我們必當盡力去做。
然而,軍統作為忠于蔣介石政權的特務組織,作為“領袖的匕首”,它在抗戰中也對中共,甚至某些國民黨將領犯下了血腥的暴行。它與青洪幫勢力勾結,甚至與日偽勾結,走私、販毒,牟取暴利。這些都是罪惡。要給抗戰時期的軍統一個客觀的評價,就得把它放在抗戰的大背景下考量。從整體上而言,它是有功的,卻也不能忽略它的罪惡。
季我努學社是我發起、組織起來的,事實上,也是我的精神寄托。季我努學社呱呱墜地,我的理想也有了實現的工具。我是在“假公濟私”,幸好,伙伴們與我志趣相投,有著共同的目標。我們的理想,季我努學社的組織目標是重塑中國的抗戰史。
我的專業是中國近現代史,2007年碩士畢業后,一直在中央主流媒體工作。現在我已屆而立之年,越來越感覺到時光如白駒過隙一般在我的身邊悄悄溜走。剛畢業的時候,我感覺世界踏在我的腳下,而現在,我有著越來越強烈的緊迫感。我的人生理想,并不是腰纏萬貫,也不是大權在握,而是著作等身,我希望在白發蒼蒼的時候,還能捧起幾篇自己年輕時候寫下的文章,告慰自己。陀思妥耶夫斯基說,“我是一個靠夢想生活的人”。品達說,“我不希冀靈魂的永生,但求窮究現實的境界。”我害怕自己事未成,而“華發”生。
年近三十的我,在日常生活中,心境日漸趨于平和。我時常對自己說,你是一個死過一回的人,害怕什么。2008年的春節,剛回北京,我就經歷了連續5天的40度以上的高燒,高燒持續不退,只要點滴的針頭一拔,體溫又上來了。高燒沒讓我的大腦迷糊,到了第六天,我就上班去了,一投入到工作中,病就莫名其妙地好了。
我只是一個小人物,也不期望成名成家。我的文字首要的是表達我的志愿,而非為名利。我不想大富大貴,只要衣食無憂即可。如有方寸之地,容我集中全力從事寫作和翻譯,而無需為別的事情分心,*好不過。我只是一個寫作和翻譯歷史的人,我從來不想成為一名作家。這年頭,作家這個稱號早已走下圣壇,不甚值錢了。我對于能寫一筆好文章的人,仍然充滿崇敬,不過,我不會用作家來稱呼他們,我會用“文學家”來尊稱他們。
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的祖母。我的祖母已經離開我4年了。我對她懷著深深的歉疚。祖母十分疼愛我,教我做人的道理。她還是我的啟蒙老師,在上小學之前,我已經會加減乘除了。因為比別的孩子早走一步,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這也養成了我爭強好勝,說得更好聽一點,就是不甘為下流的性格。畢業前夕,我獲得了一項無比榮耀的榮譽,在母校數萬人中,只有十名學生可獲此殊榮。因為這項榮譽,正在送我祖母*后一程的我,匆匆趕回學校。領獎時我追悔莫及。不能與我*重視的人分享的榮譽和成就,與我來說又有何意義?經過此事,很多事情,我都能看開。
我的導師張連紅教授一直教導我,很多事情要去做,把事情做好,先別想太多,等事情做好了,你得到的東西會比你想要得到的多得多,不過做事情要專一,心無旁騖才能達到*佳效果。我一直對導師心存愧疚。
我找工作,也沒有從事歷史科研方面的工作,而是選擇了傳媒。作為一名編輯、記者,我希望以我導師的好友戴袁之老師為榜樣,用我的筆和鏡頭記錄下當代發生的歷史。其實,我還是從導師身上學到了很多,我覺得導師有兩大優點讓我獲益良多,**個是嚴謹的治學態度,第二個是長袖善舞的處世本領。我雖未將歷史專業打造得登峰造極,但是導師嚴謹的治學態度,我還算是學到了。導師的長袖善舞也給我很多啟示,因為學了他這一點,我有了很多的朋友和伙伴,因為大家心齊,我的膽壯!
去年,蘇全有教授到北京來,對我啟示也很大,解決了心中的一個困惑。他跟我說,他認識的一位老先生,研究了一輩子,研究的課題是東漢的小麥畝產多少斤。想來這位老教授的學術成果也不會太多。蘇教授著述頗豐,他至少每年都要出一本書,學術論文更別提了。我們院里又有一位老教授,平時成果非常多,多到了別人說他不是“專家”。2007年,這位老教授出版了一部巨著,從此再無人說他不是“專家”。學術上一直講究“厚積薄發”,所以“厚積后發”者往往遭人詬病,言下之意,發表的都不是“好東西”,“沒價值”。由此,述而不作者反而可以自提身價,憑借“薄發”儼然以“專家”自居。只要不是做“主編”,只要不是剽竊別人成果,“厚積厚發”者至少比述而不作者勤奮。絕大多數情況,應該如此,不排除少數例外。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上天從來都是公平的。多付出者,必然回報多。別的不說,我在研究生階段練出來的英語翻譯能力就讓我獲益良多。不謙虛地說,我在歷史和軍事領域的翻譯水準絕不低于英語翻譯專業出身的碩士。因為愛好國際關系和英語翻譯而錘煉出來的英語水平,不僅可以讓我獲得英語國家的資料,更可以讓我與英語國家的出版社和作者無障礙的交流。我的**本書的版權轉讓事宜,就是由我一個人完成的。
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我自己寫作也好,翻譯也好,只是想表達自己的意愿。我希望自己,也希望季我努學社能夠多一些經世致用的文字,少制造一些文字垃圾。很多人說,自己說自己好不行,還得別人說你好,你才好。我只管寫好、翻譯好自己的文字,別人說我好,抑或是不好,我并不在意。我只管本著經世致用的宗旨埋頭往前走。就像許三多,拼死抱著自己懷里的稻草,直到它變成參天大樹。
感謝家人、師長、朋友對我的支持,愿你們永遠健康快樂!
2011年7月24日
于北京呼家樓

文摘
版權頁:



插圖:



事實并不是這樣的,郭松齡雖然靠近馮玉祥,馮玉祥當時是受到蘇聯影響的紅色軍閥,可是郭松齡并不是親蘇的,這一點從郭松齡1925年11月30日發表的政見通電中可以看出來,他明確提出因為東北“赤化勃興,蒼生戰栗,人抱燎原之懼,家懷襄陵之憂”,他才舉兵討伐禍首張作霖,從字面上分析,他是反對“赤化”的。郭松齡在新民發表的《告奉天父老書》中,也明確提出,要“節制資本,以消除赤化隱患”。張作霖的用意就在于降低日本人幫助他保住自己地盤的重要性,將日本由外援,變成盟友,降低日本援助的重要性,以此為不履行戰爭密約做鋪墊。④
日本侵略頭目們,見到這樣一筆大錢,頭腦發暈,兩眼發直,簡直可以用“垂涎三尺”來形容。當時,日元很值錢,基本上跟美元差不多吧。老張笑嘻嘻地跟各位“哥們”說,這錢是給哥們的辛苦費,郭松齡打我時,關東廳和關東軍以及日本軍部和內閣的朋友們沒有少幫忙,這些錢請兄弟們收下,千萬不要客氣。俺老張可不是對不起朋友們的人。日本侵略頭子們客套了一下,一個個都收下了,還有人拍著胸脯保證,老張兄弟讓他轉交東京方面的朋友的錢,他一分也不會“秘”了。老張挨個送禮,快去快回。侵略頭子們把大錢揣進腰包,一個個和老張喝得滿臉通紅,好幾個“老張的兄弟”都喝得鉆進桌肚子里去了。
趁著這幫家伙酒還沒有醒,老張帶著跟班火速離開。回到奉天,張作霖對其左右說了他賄賂日本高官的用意:“日本人這次幫我……應該有個報答,我張作霖受日本人的好處,只有拿出自己的財物來報答他,我將日本銀行的存款,全數贈送,表示我的全心全力,日本人如果另有要求,只要是張作霖個人所有,我絕不吝嗇,但國家的權利,中國人共有的財產,我不敢隨便慷他人之慨。我是東北的當家人,我得替中國人保護這份財產,不負他們的托!”④張作霖還對他的心腹說:“日本人沒安好下水(心腸),全是騙人。”關于商租權,他原以為“讓日本人在那里租一點土地做買賣那有什么關系!他媽的,誰想到那就是雜居權!”關于間島問題,他說:“吉林省延吉縣一帶居民都是朝鮮人。

最后的北洋三雄 作者簡介

  康狄,中國近現代史碩士,抗日戰爭史研究者,季我努學社社長。

商品評論(16條)
  • 主題: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無朔封簡裝版了解一下不了解的三大軍閥!書店沒有的好書收藏了!家里書柜放不下了?

    2019/9/6 16:57:12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書很喜歡,下次還來!

    2019/8/31 16:34:28
    讀者:******(購買過本書)
  • 主題:

    因人而異,喜歡這類書的可以買。

    2019/4/22 23:50:02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書不錯,內容很好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書不錯,內容很好

    2019/3/4 8:58:18
    讀者:duk***(購買過本書)
  • 主題:最后的北洋三雄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對那段歷史做一下初步的了解

    2018/12/27 8:01:24
    讀者:759***(購買過本書)
  • 主題: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客觀,可以較為全面地了解歷史和歷史人物。

    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客觀,可以較為全面地了解歷史和歷史人物。

    2018/6/7 10:04:00
    讀者:gao***(購買過本書)
  • 主題:最后的北洋三雄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最后的北洋三雄。不錯。

    2018/4/29 16:37:25
    讀者:suk***(購買過本書)
  • 主題:這本書不錯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書的品相很新,沒有塑封。大致翻閱了一下,沒細看,圖文并茂,作為了解當時歷史的參考讀物,還是不錯。

    2018/4/25 11:52:53
    讀者:smi***(購買過本書)
  • 主題:最后的北洋三雄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書的紙張不是太喜歡,有點粗糙,但是內容還可以,圖文并茂。趕上活動,挺合適的,值得一買

    2018/4/23 8:08:59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包裝很好,品相不錯,內容充實,中圖網買書很好!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包裝很好,品相不錯,內容充實,中圖網買書很好!

    2018/4/15 20:24:55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