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上海票證故事

票證是一定時代的產物、又是一定時代的見證,小小方寸之間,包含了許多豐富而廣泛的社會內容。配有品種豐富的上海老票證圖樣,圖文并茂,足資欣賞。

作者:陳春舫 著
出版社:東方出版中心出版時間:2009-08-01
開本: 大32開 頁數: 193頁
讀者評分:4.5分2條評論
本類榜單:管理銷量榜
中 圖 價:¥12.9(4.0折) 定價:¥32.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上海票證故事 版權信息

  • ISBN:9787547300299
  • 條形碼:9787547300299 ; 978-7-5473-0029-9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上海票證故事 內容簡介

票證是一定時代的產物、又是一定時代的見證,小小方寸之間,包含了許多豐富而廣泛的社會內容。本書主要以上海地區的票證為例,分“票證縱橫”、“票證安民”、“票證泛濫”、“票證消退”四章、通過一個個生動,具體的與票證有關的社會故事、真切而深刻地反映了上海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及改革開放所帶來的巨大變化,書中配有品種豐富的上海老票證圖樣,圖文并茂,足資欣賞。

上海票證故事 目錄

概述
**章 票證縱橫
 一、*早發“糧本”的是秦始皇
 二、“官醬園”的由來
 三、一套美國票證
 四、虞洽卿西貢買糧
 五、“軋戶口米”——上海人談“米”色變
 六、日偽時期的一次輔幣荒
 七、蔣介石兩次下手令
 八、短命的身份證
第二章 票證安民
 一、餐桌上的爭論
 二、智斗米蛀蟲
 三、黨委書記與職工同桌吃飯
 四、糧食票證知多少
 五、兩個孩子爭麻花
 六、飯票丟失以后
 七、市委書記找水產局長的一次談話
 八、并非拼死吃河豚
 九、下放干部的兩件憾事
 十、豬油到香港“旅游”回來
 十一、“河鯽魚燉板油”
 十二、瞌睡醒來酒賣完
 十三、小店做出大市面
 十四、一張“春節供應聯券”
 十五、一張縫紉機券
 十六、一包喜糖.
 十七、水晶包子從天降
第三章 票證泛濫
 一、“破四舊”從剪小褲腳管開始
 二、搶購毛巾的老婦被游街示眾
 三、“包芯餅”是什么
 四、上海有個“沙頭角”
 五、好姻緣就等三十六只腳
 六、**塊國產手表問世以后
 七、二十斤糧票的風波
第四章 票證消退
 一、“獨眼龍”的風波
 二、隔著布袋買貓
 三、郊區十萬輛自行車哪里去了
 四、從一篇新聞報道看票證發展軌跡
 五、關門布票
 六、她一次購買火柴可用十六年
 七、臘月里吃西瓜
 八、摩托聲聲魚販到
 九、華僑之家
 十、銀行門前出現一條長龍
 十一、從分期付款到儲蓄搖獎給票
 十二、“黃牛”敲開了彩電敞開之門
 十三、一疊未用的糧票
展開全部

上海票證故事 節選

**章 票證縱橫 一、*早發“糧本”的是秦始皇 什么叫票證?據商務印書館2007年版《現代漢語詞典》的“票證”條目解釋,票證就是:“由有關部門發的購買某些物品等的憑證,如我國曾經使用過的糧票、油票、布票等。” 票證不是現代才有,也不是共和國成立后才出現,而是古已有之。因為過去沒有專門的記載和研究,今天人們只能從歷史相關資料中追尋其蹤跡。 “民以食為天”,吃飯問題是頭等大事,歷代王朝對此一向重視。中國*早是在秦朝出現了票證,這就是類似于糧本的“食者籍”。據《睡虎地秦墓竹簡·倉律》載:“縣上食者籍及它費大(應是太字)倉,與計偕。都官以計時讎食者籍。”這段話大意是:各縣太倉(糧庫)上報領取口糧人員的名籍和其他費用,就與每年的賬簿同時繳送,都官應在每年結賬時核對領取口糧人員的名籍。 這就說明了秦朝統一中國后,人民(至少一部分人)的糧食由國家分配,發給食者籍,并憑此到糧庫領取糧食。這“食者籍”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計口給糧的糧本。 歷代王朝對有功之臣“賜金(即銅)百斤,糧千石”,這些賞賜都不是當場發給實物,而是皇帝下旨由戶部出具憑證交給受賞者,向國庫領取。這些憑證就是領物票證。 說到糧食票證,無論是本子(籍)形式或單片票、券形式,*初發放、使用的對象主要是上層社會的貴族、權臣,隨著商品生產的發展,流通的擴大,發放、使用票證不斷從上層社會向民間演變。到了宋朝,所發放和使用的“糧票”可以說*典型*廣泛,它的性質和功能基本上已接近現代糧票。 我國古代糧食的生產和需求,地區之間很不平衡,南方地區盛產谷物稻米,糧食富庶,北方地區產糧不多,有的地區甚至不產糧食。北宋,為了鼓勵商人南糧北運,政府招募一些商人販運糧食,并在邊境地區設站收購糧食。按市價收購,但結算不付現金,而是發給等額的一種叫“要券”、又稱“交引”的代金券,販糧商人拿到“要券”,可以到京師開封或東南各地換取食鹽、緡錢(金屬鑄錢)或其他如藥材、香料等物品。另外在軍隊中也發行“要券”。軍隊的“要券”分兩種:一種是對內地軍士發放的叫“熟券”;另一種發給邊境衛戍軍士使用的叫“生券”。這兩種券都是定額領糧券,所不同的是“熟券”所領到的糧要比“生券”所拿到的糧多一些。“要券”的發放起到了三個作用:一是促進了商品特別是糧食的流通,平衡了糧食產需矛盾;二是穩定了糧價,有利于安定民心;三是方便了商人,保障了經商安全。過去,大批量糧食交售,換來的是大量現金(鑄錢),沉重、顯眼,途中攜帶很不安全,如今采用要券,便于攜帶,具有上述三個作用的優點,故而受到了民眾的歡迎。從此,“要券”的發行和使用范圍不斷擴大,從邊區擴大到其他地區和其他商貿活動。 根據文字記載,中國自秦代以來,歷代政府都建立糧庫(太倉),逢到災荒之年,就開倉賑濟。不過在手續上并不是一聽到饑荒,就立即把糧食送下去,直接發到饑民手里,而是要經過報災、勘災、審戶(確定受災程度、受災范圍、劃定災情等級、地區和受災人口)作出決定后才核定放糧總額,開倉撥糧,調運到受災地區,這中間要經過很多手續環節。就是糧食到了災區也不是見人就給,要多少給多少,而是按照戶籍計口發票,憑票給糧。宋朝賑災發放的票證有兩種,一種是谷票,另一種是粥票。粥票是臨時急賑,面對的災區已是餓殍遍野,很多人都是奄奄一息,于是采取臨時施粥急救,排隊發票,一人一票,一張票一勺(或一碗)粥。“谷票”剛縣按戶計口發給定量票證。 賑濟施糧還見于民間自發組織的,有施粥,就像《鎖麟囊》中盧府施粥的場景一樣,施舍米粥,直接發給饑民。這是一種情況。也有發放賑災米票,票上注明使用時間和領米地點。如圖,圖中米票印有“憑票給白米貳升正,在無錫周新鎮慎余堂本倉廳領取,期至明年二月底為限,宣統二年十二月日給”,下具“慎余堂周”。很明顯,這是地方民間富戶發出的一張賑濟定額糧票。 二、“官醬園”的由來 解放前,無論城市或者鄉鎮,街上的油醬店或者釀造坊,門墻上都有一個大大的“官”字,有的在石庫門粉墻上寫著“官醬園”三個字,白底黑字,字體大得占滿了整個粉墻,每個字足有一人多高。像20世紀30年代,曾被稱為上海醬油大王的張云逸開設在福建路張崇新、新閘路醬園弄(在今黃河路)張振新和南市張鼎新醬園,“官醬園”三個字其面積要超過招牌字好幾倍。西藏中路芝罘路(近北京路)轉角處有一家萬康宏醬園(也是張云逸開),“萬康宏”三個招牌字寫在門楣上字體不大,并不醒目,“官醬園”三個字頂天立地占了整個石庫門墻,東西南北無論從哪個方向來的顧客,里許之外都能看到。 醬園前面為什么要寫個“官”字,“官醬園”三個字為什么要寫得特別大呢?說來話長,這就牽涉鹽的經營問題。 鹽,僅次于糧食,同樣是人人要用,在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用必需品,鹽的生產和交易也是國家財政收入的一個極為重要的方面。早在春秋時期,管仲相齊桓公,興鹽鐵之利,國家對食鹽的生產、銷售和買賣加以管理,開中國食鹽稅法之始。齊國于是富強,稱霸諸侯。秦統一中國后,鹽稅均由諸侯王國征收。到了西漢,漢武帝為了北部邊疆的防御,實行食鹽專賣制度,全部官運官銷。 宋神宗時,東南地區實行鹽鈔法,商人向官府進貨購買鹽,先要拿現錢向官府購買“鹽鈔”,憑鈔向鹽倉領取鹽。“鹽鈔”就是憑以領取食鹽的“票證”。為什么不用現錢直接購買食鹽而先要買鈔,憑鈔取鹽?原來,國家向老百姓銷售的食鹽,要收取“鹽稅”,為了保證這項稅收不漏,規定商人購鹽販鹽先要購鈔,憑鈔領鹽,這樣,在鹽還未到消費者手中,稅就全部收繳了。鹽鈔既包含鹽的“價款”又包含鹽稅。*初,鹽鈔的印發數量是同鹽產量銜接平衡的。但是商販購買鹽鈔與提領鹽有一個時間差,這就是說在同時間賣出的鹽鈔數量大大地大于提走的食鹽數量,這就給官方提供了一個聚斂的門道,增發鹽鈔,逐步發展到濫發鹽鈔,使鈔與鹽嚴重地失衡,鹽商買進鹽鈔往往提不到食鹽。結果便出現兩種情況:一是政府發行的鹽鈔在鹽商中失去了信用,鹽商販鹽的積極性受到嚴重打擊;二是鹽價提高,官方在鹽的經營中可以獲得極為豐厚的利潤(即暴利),這就鼓勵了鹽民(制鹽者)私賣(賣私)、消費者買私(鹽)。所謂私鹽,就是鹽民煮就的食鹽不繳官府,直接流人市場銷售。這招致朝廷采取更嚴厲的手段管理食鹽流通。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蔡京創行“鹽引法”,用官袋裝鹽,限定斤重,封印為記,一袋為一引,編立引目號簿。商人繳納包括稅款在內的鹽價款領(買)“引”,憑“引”核對號簿支鹽運銷。這“引”是固定重量,印明官府標簽,并有封口印記。不是這種袋(引)裝的鹽,不是官方賣出的,就屬于私鹽,官方就要緝私。這項措施推行之初確實大大限制了私鹽的流通,但為時不久就受到破壞,因為大量的“走私”食鹽都是官商勾結,由管理鹽場的鹽官流出來的。朝廷推出辦法限制“賣私”、“私賣”,人們總有辦法來破壞這種限制。譬如原來鹽引法規定:“引分長引短引。長引行銷外路,限期一年;短引行銷本路,限期一季。到期鹽未售完,即行毀引,鹽沒于官。”鹽官同商販勾結,就會來一個“反其道而行之”,搞提前售完,把“引袋”的鹽分散到油醬釀坊(大的釀坊多數由鹽商開設),讓大量“引袋”騰出來,回到鹽場再裝散鹽,打上封口、日期,又可大大方方運輸出來。“引袋”反而成為“私鹽”的護身符。這時,官方又想出了一條控制零售渠道的辦法,即賣鹽的商店必須申請政府批準允許賣鹽的執照。于是,食鹽的流通全部為官方所控制,形成官買官銷(類似現代的統購統銷)的體制。鹽民生產的鹽,全部官買,商人販賣先要向官方購買包括稅款在內的代價證券(鹽鈔、“交引”),憑票證提貨、流通。憑專賣執照銷售,沒有票、證、執照,販運、銷售的鹽一律被視為私鹽,買賣雙方,一經發現,嚴懲不貸。因此,一些得到執照獲準經營的商店,為招徠生意,消除顧客疑慮,就在門墻上刷上“官醬園”三個字,其意思就是告訴顧客,我們這爿醬園是官辦、官營或者是官方允準,出售的是官鹽不是私鹽。油、鹽、醬、醋是開門七件事中的四大件,天天要用,每餐必備,屬于家庭主婦當家之物。因此日常需要到醬園零拷、零買油鹽醬醋者大都是家庭婦女或由她派遣的孩童。在舊社會,勞動婦女、孩童多數都未讀過書或者讀書不多,識字很少,他們上街購物往往認的是商店門前的標記。這就是在油醬店作為店標的“官醬園”三個字特別大的重要原因。 由于鹽的經營管理制度長期以來一直是官買、官營、官銷,買券(鈔)購鹽,憑證運銷,不同的年代,看似有些變化,實際上也只有形式和叫法上的不同。譬如,官銷有時被稱作“專賣”,那么誰在專賣,進一步了解,原來是國家專賣,這就與官營在性質上并無不同。由于官買、官營、官銷這個根本性的購銷體制未變,所以“官醬園”三個大字也長期留存,一直到建國后的1956年,經社會主義改造,私營企業都已公私合營,這三個字才失去意義,從此油醬店門前再也見不到它們的蹤影。

商品評論(2條)
  • 主題:上海票證故事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五花八門,票證大觀。

    2019/9/10 16:10:57
    讀者:112***(購買過本書)
  • 主題: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沒有我想的有趣,像給兒童寫的,看了一會覺得作者把我當學齡前兒童

    2019/6/5 8:37:05
    讀者:******(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